你的位置:必威体育 > 佛家知识 >

武德四年(621)

  内容提要:佛教的传入,带来了新的意识形态,为世俗界的君主们提供了将自己统治神圣化的新理论,也为君主权力在世俗和神圣两界的扩张,提供了条件。而佛教王权观的核心内容是转轮王(Cakravartin),考察隋代到唐前期的历史可以发现,转轮王观念始终是僧俗理解世俗王权的主要理论。将君主描述为转轮王的传统,贯穿整个隋唐时期,而君主也顺应潮流,在中土本有的“天子”意涵之外,又给君主加上了佛教“转轮王”的内容,形成了我们可以称之为“双重天命”的政治论述。

  在佛教传入中国之前,中国传统政治合法性的论述,主要在天人感应、五德终始学说的框架下进行。统治人民的君主是“天子”,天授符命(mandate)于天子,天子顺天命统治人民。君主是否拥有统治人民的符命,有赖于图谶和祥瑞的解释;君主受命于天,统治有方,达到天下太平,则可以封禅泰山(或中岳),向上天报告。在这一体系之中,“天命”可以转移,若君主所作所为违背天道,则有灾异出现示警。若君主不思反省,则天命会被上天剥夺,转入异姓。①阐明统治合法性更需要政治修辞和理论渲染,在中古时期,在没有现代政治学说可以凭借的背景下,“太平”、“祥瑞”、“灾异”、“天命”等等,是主要的政治语言;而“龙图”、“凤纪”、“景云”、“河清”等,则是主要的政治符号。“天命”依然是主要的统治合法性来源,纬学思想依然扮演重要角色。②

  佛教的传入,带来了新的意识形态。它改变了中国人对宇宙的看法,在新的世界(时间、空间)中,为世俗界的君主们提供了将自己统治神圣化的新理论,也为君主权力在世俗和神圣两界的扩张提供了条件。而佛教王权观的核心内容是转轮王(Cakravartin),考察隋代到唐前期的历史可以发现,转轮王观念始终是僧俗理解世俗王权的主要理论。将君主描述为转轮王的传统,贯穿整个隋唐时期,而君主也顺应潮流,在中土本有的“天子”意涵之外,又给君主加上了佛教“转轮王”的内容,形成了我们可以称之为“双重天命”的政治论述。③而这种“双重天命”,几乎贯穿隋唐时期。与之相关的“七宝”、“千轮”,成为描述中土帝王之新术语;“灌顶”、“受戒”,成为帝国仪式的重要内容;王衔之变迁、话语之演进、礼仪之革新、空间建筑之重置,旧意识形态之冲突融合,实为当时一大事件。虽然之前学者多强凋武则天以弥勒下生为自己的统治进行宣传,但是实际上她的主要政治论述依然是转轮王,以金轮皇帝面目示人,这并非她的独创,而是当时佛教转轮王观念影响世俗王权演进过程中的一环,需要在整个隋唐政治思想演进的背景下理解。

  佛教幻想了一个大一统的人间乐土,疆域包括整个大洲。高善必认为,当时由于商业贸易范围的扩大和为了保障商路的安全,需要有一个“世界君主国”,当时已经有了“居四天下统领万物”之王(即转轮圣王)的思想。④佛教的王权观,基本上是建立在转轮王概念的基础上。而这一王权概念和果报及转生密切相关。⑤也就是说,之所以成为转轮王,是功德积聚的结果,这是明显区别于中国本土王权思想的地方。

  转轮王Cakra+vartin中的“Cakra”一般解释为战争时所用的轮状武器,也或许就是战车的车轮,意思是战车碾过所有土地无人阻挡,引申而言就是古代近东地区常用的一个王号“众王之王”(king of kings)和世界君主(universal ruler)。当这一君主概念被佛教吸纳并改造之后,就变成了佛的俗家对应者,即:在宗教领域最高的是佛,在世间最高的是转轮王,用中国的话来说就是真命天子。这是一个不断被改造的概念,内涵不断增加。在《长阿含·转轮圣王修行经》中,“轮宝”成为转轮王的信物。君主若能奉行“正法”,则“轮宝”自会显现空中,以证明其统治之正当性,四方有不服者,“轮宝”即会旋转而去,君主只要随之而行即可平定天下。⑥对转轮王而言,“轮宝”是他的信物,而对佛陀而言,他的入世传法就被称为“转”。

  转轮王代表的是一个理想的国度。西晋月氏三藏竺法护译《佛说弥勒下生经》中描述了这一大同世界:“时阎浮地极为平整,如镜清明,举阎浮地内,谷食丰贱。人民炽盛,多诸珍宝。诸村落相近,鸡鸣相接。是时弊华果树枯竭秽恶亦自消灭,其余甘美果树香气殊好者皆生于地……尔时阎浮地内,自然生粳米,亦无皮裹,极为香美,食无患苦。所谓金银、珍宝、车璩、马瑙、真珠、虎珀,各散在地,无人省录……尔时法王出现,名曰蠰佉。正法治化,七宝成就。所谓七宝者,轮宝、象宝、马宝、珠宝、玉女宝、典兵宝、守藏之宝,是谓七宝。镇此阎浮地内,不以刀杖,自然靡伏。”⑦

  汉译《转轮圣王修行经》的中心思想,是善法与宝轮及正义统治者的同一关系,依据佛教的政权观念,王不仅是统治者,他首先应该是社会秩序的维护和调整者。佛教王权观并不认同血缘相传的权力观念,其权威也不来自上天,而是来自佛教的业报。轮宝作为转轮王的信物。他得用自己的品行去争取,只要他遵循善法,做贤明之君,轮宝就可能重新显现。这类似中国本土固有的天命观念,当轮宝出现,就说明在位君主是转轮王,轮宝向四方旋转,走到那里,国王的军队也就摧伏那里的敌人,善法也便得以流布四天下。如果他不能持守正义,就会给臣民带来灾难;背离善法,便意味着背弃最高道德原则,意味着国家的毁灭。这种情况出现时,他便自然丧失权力的合法性,人民便有权推翻他,甚而杀死他。

  早期中文佛经如《道行般若经》与《他真陀罗王经》等,将Cakravartin翻译为“遮迦越罗”。到了《长阿含·转轮圣王修行经》才译作“转轮圣王”,显然是一种格义的方法,用中国传统的语言来解释外来知识体系中的概念。此经在姚秦弘始年间(399—415)译出,与姚兴称“天王”的时间契合。随着佛教本身教义的发展(尤其是大乘佛教的崛起),这样的一种观念开始有了变化。首先是转轮王信物(或说配备)的大量扩充:原先在《长阿含·转轮圣王修行经》里提到转轮王的“法宝”时,除了金轮宝外,还有另外六件,分别是一、白象宝,二、绀马宝,三、神珠宝,四、玉女宝,五、居士宝,六、主兵宝。《修行本起经》里的七宝排列顺序与《转轮圣王修行经》不太一样,而且“居士宝”被换成“典宝藏臣”⑧。后来《大萨遮尼乾子所说经》则另外加上七件对个人生活更为实用的器物,一、剑宝,二、皮宝,三、床宝,四、园宝,五、屋舍宝,六、衣宝,七、足所用宝,合称为“七软宝”⑨。则转轮王的装备和信物基本定型。

站长推荐

  • 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,如侵犯您的隐私(版权) 请联系站长:QQ

    Copyright © 2019 必威体育 版权所有 邮箱: